钱儒雅:“密封的镜像”

2019.03.17

独立摄影师钱儒雅从作品《局外人》到《我们》,对“自我世界”的细腻探索始终令人惊艳。如今的《与娃娃合照》、《易碎品》则是她开始迈出自我世界,用更多可能探索表达的新尝试——“摄影一直是我自我疗愈的最好方式。”《我们》是一个只关于钱儒雅自己的自拍项目。8岁到18岁,钱儒雅成长于一个非常封闭、没有交流的环境之下,“这段时间⾥,我变成了自己⾮常重要也可以说是唯⼀的伙伴。”之后她开始以照片为媒介来发泄自己的情绪,并且发现这样的创作过程是对自己的良好疗愈之法,这些创作过程也远比结果要重要许多。